家居安老計劃

居家安老或稱家居安老是大部分長者的心願,他們認為能在家渡過晚年是莫大的福氣。根據安老事務委員會2015年發佈的《「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劵」可行性研究報告》,超過一半(約54.5%)受訪者表示,即使將來獲分配到資助安老院舍宿位也不會接受;當中超過一半(52%)指,不接受宿位是因為現時仍可以在家照顧自己或由家人照顧,不想改變居家安老的模式。

資料來源:安老事務委員會在2015年發佈的「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劵」

表1:受訪者對現在或短期內入住資院舍的準備

若獲派資助院舍會否立即入住人數%
46845.5
未必會或不會56054.5
總數1028100.0
表2:受訪者不願意現在入住資助院舍的原因(*受訪者可選多於一項)
不願意或很可能不願意現在或短期內入住資助院舍的原因*人數%
現時仍可以照顧自己或由家人照顧29152.0
院舍地點16930.2
家人的決定13624.3
該院舍的服務質素12822.9
其他11019.6

為了盡孝心,實現老人家晚年心願,子女大多會嘗試居家安老,可惜往往因為了解和準備不足,例如居家安老費用遠超預期,結果進退兩難下要轉向尋求院舍支援。那麼準備居家安老到底要準備些甚麼呢?本文將會列出家居安老不可忽略的十個成功要訣,讓大家檢視和衡量居家安老是否可行以及成功率。

十個絕對不可忽略的在家照顧成功要訣

  1. 擁有一間自置物業
  2. 居家安老人力支援要足夠
  3. 家居安老的總開支要較入住安老院便宜
  4. 主照顧者要有喘息支援
  5. 長者要尚未失智
  6. 不用照顧其他老人
  7. 照顧者要夠健康、能承受壓力
  8. 要有會互相打氣、支援對方的照顧者
  9. 長者自己的心態要積極
  10. 長遠要有足夠的資金可自掏腰包

1. 擁有一間自置物業

居家安老第一個先決條件是要有一間自置物業。香港地少人多,寸金尺土,家中空間是否足以安全地在家照顧長者至為重要。老人家活動能力退化後,家居環境必須改造。一個充滿障礙物的居所,對於受照顧者與照顧者都充滿危險與不便。即使有足夠的改造資金,租屋戶在改造前一般需要先取得房東允許

別小看長者家居設備的重要,它們可提高在家照顧的可持續性。下表以「中度照顧」的長者為例,列出建議裝置的價格並計算基本在家照顧費用(添置設備):

浴室設備參考價目
可調高沐浴椅HK$ 560 / 張
強力吸盤式浴室扶手HK$ 450 / 把
廁板加高器(5cm /10cm高)HK$ 450 / 個
防滑地墊HK$ 120 / 塊
浴室專用電暖爐HK$ 400 / 座
防滑 / 防反光磚HK$
居家安老費用 (設備)小計HK$
睡房設備參考價目
電動護理床HK$ 25,000 / 張
氣墊床褥HK$ 1,800 / 張
防水床單HK$ 300 / 套
吸濕防水尿床墊(3X4尺)HK$ 350 / 套
居家安老費用 (設備)小計HK$ 27,450
客廳 / 飯廳設備參考價目
防滑 / 防反光磚HK$
扶手HK$
居家安老費用 (設備)小計HK$

綜合上述的基本在家照顧費用,需要「中度照顧」的長者單是用於添置護理設備的支出為HK$ 。

2. 居家安老人力支援要足夠

除了家居設備配套外,亦要為主照顧者提供足夠的人力支援。因應被照顧長者所需的護理程度,需要的人力支援可能包括社康護士、保健員、起居照顧員、陪診員、物理治療師、夜間特別看護、日托中心社工、定期跟進長者狀況的醫生等等。這些人力支援是家居安老一環中最容易被忽略的,尤其對於中至高度失去自理能力的長者,居家安老不能光靠主照顧者和替工,還必須動員龐大的支授人力。

下表以「中度照顧」的長者為例,列出基本居家安老費用(人力支援支出):

上門人力支援參考收費(每小時計)提供的護理支援
專科護士(NS)
註冊護士(RN)
登記護士(EN)
HK$ 330
HK$ 280
HK$ 250
※ 傷口 / 造口護理
※ 導管、呼吸機及餵食管與餵食袋護理
※ 腹膜透析
※ 藥物注射及服用等
保健員HK$ 160簡單傷口護理、注射胰島素等
起居照顧員HK$ 130沖涼、換尿片、餵食等
陪診員HK$ 100陪伴就診、攙扶、排隊取藥等
物理治療師HK$ 1,800癱瘓病者被動運動、抽痰、拍痰等

以需要「中度照顧」的長者為例,假設每星期聘請2日保健員、5日起居照顧員,每日6小時、以及每星期2次的物理治療,那麼用於支援居家安老的主照顧者的每月支出:

上門人力支援收費 (每小時計)每星期時數每月時數小計
保健員HK$ 1601248HK$ 7,680 / 月
起居照顧員HK$ 13030120HK$ 15,600 / 月
物理治療師HK$ 1,80028HK$ 14,400 / 月
居家安老費用
(人力支援)
HK$ 37,680 / 月

3. 家居安老的總開支要較入住安老院便宜

正如前文所提及,隨著長者的護理程度需求提高,在家照顧費用亦會隨之倍增。居家安老初期,當長者自理能力仍然較高時,照顧者多數未感受到太多的經濟壓力。但隨著長者逐漸失去自理能力,家居安老計劃亦會改變,產生許多原本預料外的開支:例如當長者變得需要人隨侍左右,照顧者不得不辭掉工作,此時照顧者不單要負責長者全部的居家安老費用,每個月還要預留一筆費用供照顧者使用。對於家庭成員較多的個案,也許還好能應付,若是只有一名照顧者,放棄在家照顧轉為尋找院舍支援將會是更好的方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居家安老費用中最「燒錢」的項目是「夜間照顧」,許多照顧者會認為不需要花這種大錢,但是時間一久,不少照顧者都會累壞身體。由於在家照顧費用花費太高,普遍的家庭經過審慎考量後都會放棄家居安老計劃,繼而尋找院舍,再加上家人定時頻繁探訪,平衡了雙方的情感因素和經濟因素。

4. 主照顧者要有喘息支援

主照顧者即使有巨大的責任感,也必須要有人能夠替補,讓主照顧者有喘息紓壓的空間。最就近的家居安老援手莫過於家庭中其他不同住的成員。請他們每週預留兩到三天回到原生家庭,分擔在家照顧長者的工作。但是真正能讓主照顧者獲得放鬆的選擇,一個是日間中心,一個是短期入住院舍。

日間中心或供短期入住的院舍可以有效紓緩居家安老照顧者的身心壓力。若長者的健康狀況屬於低護理程度,日間中心就已經足夠提供短暫照顧支援;但若長者需要中度甚至高度護理,短期入住院舍便是唯一能頂替家居安老的選項了。在這很常遇到的難題是,長者排斥入住短期院舍。如果「被照顧者」不能讓「主照顧者」擁有喘息的空間,居家安老或在家照顧的夢想是很難長久實現的。

5. 長者要尚未失智

根據近年香港政府數字顯示,65歲以上的長者當中約有8%患上腦退化;80歲以上的患病率則估計達30%,即每3位長者就有1位失智。而按本地學者研究估計,2039年有關數字將升至11%,估計將有333,000人患上認知障礙,較2009年的103,000人增逾223%。認知障礙症影響記憶、定向、理解、語言等,早期徵狀包括健忘、在熟悉的地方迷路等,但往往易受到忽視。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並不適宜居家安老,因為這不但會影響患者,往往會對在家照顧者及家庭造成巨大壓力。

認知障礙症是一種綜合症,影響記憶、定向、理解、語言等,早期徵狀包括健忘、在熟悉的地方迷路等,容易受到忽視。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並不適宜居家安老。由於腦退化的長者失去理解能力,失智不但影響患者,更往往會對在家照顧者及家庭造成巨大壓力。

考慮家居安老前請明確知道,長者患有重度腦退化並不適合居家安老,相反住在院舍較住在自宅安全得多。

6. 不用照顧其他老人

人到中年,許多人都已經有自己的家庭,很多時候都為如何妥善兼顧「四大長老」。若主照顧者需要在家照顧多於一名的長者,這種壓力絕對無法持久承受,亦不可能持續付出雙倍精力;尤其對於已經出嫁多年的女兒們,要重返原生家庭接起在家照顧的重擔,可是需要相當時間的適應。只有在主照顧者能專心照顧一位長者的時候,主照顧者才能全心投入居家安老的工作中。

7. 照顧者要夠健康、能承受壓力

這個道理很易明白,照顧者肩負起在家照顧的責任,時時刻刻都要照顧到長者的生理和心理需求。我們不難看見許多主照顧者身心都承受高壓,每天要頻繁地抱長者坐起身、更換衣物、換尿片等,很容易傷了腰背。有些照顧者甚至會因為長期專注家居安老而使血壓維持高水平。照顧者一倒下,長者居家安老的日子也就很可能也會跟著結束。因此,不論照顧者是長者的伴侶、兒孫、或是朋友,都必須要好好顧及自己的健康,才能保證家居安老計劃不會突然中斷,造成進退兩難的局面。

8. 要有會互相打氣、支援對方的照顧者

對於有其他家庭成員幫忙的照顧者,最常出現的支援方式會是其中一方出錢,另外一方出力,由幾位照顧者共同分擔,便能緩和在家照顧的壓力。而照顧者的角色分工,普遍來說都是女兒負責親身上陣照顧,而兒子負責居家安老費用。無論擔當哪個角色,照顧者之間互相打氣、支援、理解都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家居安老的主照顧者,壓力可是不能同等看待的。

若家庭中只有一位照顧者,那麼在家居安老計劃中加入鄰舍互助的一環便十分重要了。在漫長在家照顧的過程中,照顧者必須找到同行的伙伴,一起分享居家安老的資訊與苦樂,才能保持積極樂觀的意志在家照顧長者。

 

9. 長者自己的心態要積極

頭腦仍然清晰的長者,當然能感知照顧者的辛勞和苦惱。無論是家居安老抑或院舍照顧,被照顧者的心態和意志都會對照顧者造成很大影響。很多時候長者都會有一句口頭禪:「真想早走早好。」,也許是對於老弱狀態的無能為力感到氣餒,也許是不想拖累兒女,但對於照顧者而言,卻會造成沉重的打擊。

如果長者在居家安老的漫長歲月中無法擁有積極心態,那麼照顧者在長期面對意志消沉的被照顧者時也會很快身心疲累,到時逼不得已仍要尋求院舍協助。

10. 長遠要有足夠的資金可自掏腰包

一個成功的家居安老計劃,充足的金錢支援十分重要。因應長者的護理程度需求變化,居家安老費用可以有極大差距。長者的護理程度越高,在家照顧費用便會越高;長者若需要特別護理,居家安老費用更會以幾何級數倍增。主要原因在於政府對家居安老與院舍照顧的支援差別:政府雖然為居家安老的長者提供社區服務劵及醫療劵,但社區服務劵可用於上門照顧的範疇仍然很少,而且需要輪候一段時間,很難服務到中至高度失能的長者;而將醫療劵用於上門診療就「太奢侈」。因此在長遠的家居安老計劃中,照顧者必須預備足夠的資金,彌補在家照顧缺乏的專業人力支援以及必要的裝置費用。

政府對院舍照顧的支援比家居安老要全面得多:例如外展醫生服務,能為院友提供定期上門的老人科內科及/或精神科覆診,讓行動不便的院友足不出戶都能獲得照顧。除此以外,政府近年推出不少免費的到院服務,讓院友能在院舍內獲得免費的西醫、物理治療、職業治療及社工服務。對於無法應付龐大在家照顧費用的家庭來說,院舍照顧看來比居家安老更安全可靠。

結語:居家安老 ≠ 在家善終

在長者居家安老的心願裡,通常還包含了在家安詳去世的願望,但鮮為人知的是,香港法律並不容許「在家去世」。這是由於香港法例規定自然死亡一定要送醫院,如果在家離世則會被視為非自然死亡,有機會要開死因庭驗屍,即需要解剖遺體檢查。顯然這是一個不合理的選擇,甚至可以說是連選擇死去方式的基本人權都沒有,若香港政府真想推廣家居安老,這似乎會是需要重點關注。

相關文章: